一生最美的时光

再过两天,就是我的30岁生日。又要踏入人生的新阶段了,这样一想,我心里有些不安——难道,人生中最美的时光已经离我远去?

去运动馆是我每天上班之前必做的功课。每天清晨,我都能在运动馆里看到尼克,一个身材极棒的79岁老头。

和往常一样,我向他打了招呼。敏感的尼克立刻发现了我的低落,问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。于是我告诉他:“是的,再过两天我就30岁了,彻底告别了青年时代。”不过,我很好奇尼克这个年纪的人会怎样看待过去。于是我问他:“你人生之中最美的时光是什么时候?”

哪知尼克想也不想,毫不犹豫地说:“好小子,想的还挺多。”我的答案是这样的:

“小时候我住在澳大利亚,大人为我做好了所有的事情,我在父母的怀抱里撒娇、得到我想要的一切,无忧无虑,天天只知道玩耍、打闹。那就是我人生中最美的时光。”

“后来我上了学,学习到了许多受益终身的知识。我发现世界上还有那么多东西是我不知道的,然而通过努力我能够克服一切困难。那,就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。”

“然后,我找到了一份工作,在工作中学会了对自己负责、对别人负责。我还通过努力劳动赚到了钱,拥有了回报父母、奖励自己的能力。那,就是我人生中最美的时光。”

“再后来,我遇到一个女人,与之相爱:她答应嫁给我,并且一生不离不弃。当她对神父说“我愿意”的时候,我觉得那就是我人生中最美的时光。”

“二战开始了,我带着妻子四处逃跑。当我们终于逃离战场,拥抱着站在驶向北美的轮船上时,我觉得人生真是美好得不能再美好了。”

“后来我又做了父亲,于是,看着孩子们从只会啼哭的婴儿成长为比我还高大的年轻人,就是我人生中最美的时光。”

“现在,小伙子,我79岁了。我仍旧身体健康、生活幸福,孩子们都很让我省心,妻子也如从前般爱我。这就是我人生中最美的时光啊!”

是啊,我忽然明白了一件事:30岁并没有比20岁失去什么,青春过去了并没什么,只要抓住现在的每时每秒,我就拥有人生中最美的时光!

女人什么时候开始享受

当我们为自己的母亲,为自己的姐妹,为我们自己,问这个问题的时候,我们先要说明什么是女人的享受?

我们所说的享受,不是一掷千金的挥霍,不是灯红酒绿的奢侈,不是喝三吆四的排场,不是颐指气使的骄横……

我们所说的享受,不是珠光宝气的华贵,不是绫罗绸缎的柔美,不是周游列国的潇洒,不是管弦丝竹的飘逸……

我们所说的享受,只不过是在厨房里,单独为自己做一样爱吃的菜。在商场里,专门为自己买一件心爱的礼物。在公园里,和儿时的好朋友无拘无束地聊聊天,不用频频看表,顾及家人的晚饭和晾出去还未收回的衣衫。在剧院里,看一出自己喜欢的喜剧或电影,不必惦念任何人的阴晴冷暖……

我们说的女人的享受,只是那些属于正常人的最基本的生活乐趣。只因无数的女人已经在劳累中将自己忘记。

女人何尝不希冀享受啊?

抱着婴儿,煮着牛奶,洗着衣物,女人用沾满肥皂的手抹抹头上的汗水说,现在孩子还小,等孩子长大了,我就可以好好享受享受了……

孩子渐渐长大了,要上幼儿园。女人挽着孩子,买菜做饭,还要在工作上做得出色,女人忙得昏天黑地,忘记了日月星辰。

不要紧,等孩子上了学就好了,松口气,就能享受了……女人们说,她们不知道皱纹已爬上脸庞。

孩子终于开始读书了,女人陷入了更大的忙碌之中。

要把自己的孩子培育成一个优秀的人。女人们这样想着,陀螺似的转动在单位、家、学校、自由市场和各种各样的儿童培训班里……孩子和丈夫是庞大的银河系,女人是行星。

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无牵无挂地享受一下呢?

在没有月亮的夜晚,女人吃力地伸展着自己酸痛的筋骨,这样问自己。

哦,坚持住。就会好的,等到孩子大了,上了大学,或有了工作,一切就会好的。到那个时候,我就可以好好地享受一下了……

女人这样对自己允诺。

她就在梦中微笑了。

时间抽走女人的美貌和力量,用皱纹和迟钝充填留下的黑洞。

孩子大了,飞出鸽巢,仅剩旧日的羽毛与母亲做伴。

女人叹息着,现在,她终于有时间享受一下了。

可惜她的牙齿已经松动,无法嚼碎坚果。她的眼睛已经昏花,再也分不清美丽的颜色。她的耳鼓已经朦胧,辨不明悦耳音响的差别。她的双腿已经老迈,再也登不上高耸的山峰……

出去的孩子又回来了,他带回一个更小的孩子。

于是女人恍惚觉得时光倒流了,她又开始无尽地操劳……

那个更小的孩子开始牙牙学语了,只是他叫的不是“妈妈”,而是“奶奶”……

女人就这样老了,终于有一天,她再也不需要任何享受了。

在最后的时光里,她想到了,在很久很久以前,她对自己有过一个许诺——在春天的日子里,扎上一条红纱巾,到野外地绿草地上,静静地晒太阳,听蚂蚁在石子上行走的声音……

那真是一种享受啊。

女人说着,就永远地睡去了。

原谅我描述了这样一幅女人享受的图画,忧郁而凄凉。

因为我觉得无数的女人,在慷慨大度地向人间倾泻爱的时候,她们太不爱一个人了——那就是她们自己。

女人们,给自己留一点享受的时间和空间吧。不要一拖再拖,不要一等再等。

就从现在开始,就从今天开始。

不要把盘子里所有的肉,都夹到孩子的嘴边。不要把家中所有的钱,都用来装扮房间和丈夫。不要把所有的精力,都投入工作。不要在计划节日送礼物的名单上,独独遗下自己的名字……

善良的女人们,请从这一分钟开始,享受生活。

梧桐树语

面向蓝天,采集阳光,笑迎风雨,受孕结籽。冰雹沙石是我的襁褓,暗夜寒霜是我的营养。

不恨风雨,不怨黑夜,化冰刀为幽默,变雷电为力量。空气为伍,喜悦为伴,寒风中颤抖着,酷暑中饥渴着,没有怜爱也不忧伤,没有温暖也不烦恼,在暴风雪中泪水凝成冰,在雷电交加中泪水汗水血水随雨滴砸成坑,也不忘开花微笑,结籽沉稳。

自然给予我许许多多,时而,我被温情包围,不论美丽的凤凰是否飞来,也不能停止向上伸展臂膀,吐故纳新,献出一颗感恩自然的心,化苦难为智慧。所有的叶所有的花都几宇宙展开都向天空怒放。

我崇尚明亮的色彩,我喜欢收集微笑的阳光,从日月星辰以花虫鸟鱼,获得深深的感悟,从同类到异类那里获得和谐与力量。我把根深深扎入地下,心却在宇宙太空遨游,暗箭飞来了,我一个个阻挡,愈合了伤口,仍不忘奋然向上。

在可可西里头

去年,我们从格尔木顺着青藏公路去那曲,到楚玛尔河附近时,由于前方公路坍塌,只好到保护站里休息,在这里认识了思贤。思贤17岁,是保护站年龄最小的一位志愿者。

他看到我胸前挂着相机,就过来请我拍照,跟我聊起他们在这里的生活:志愿者们每天都要扯着横幅,在青藏公路上,为试图穿过青藏公路向西迁徙的藏羚羊“开路”,因为这些藏羚羊每年初夏都要赶往卓乃湖、太阳湖去孕育下一代。每天,他们在藏羚羊经常出现的地方静静守候,如果有藏羚羊来到公路旁,他就和朋友们远远地站起来,在公路上扯起横幅,提示来往的车辆,横幅上写着:“藏羚羊经过公路,请汽车熄火。”然后,人们就停下车,安静地等待那被藏族人视为神物的藏羚羊慢慢穿过公路,深入可可西里的腹地繁衍后代。思贤说:“虽然我们做的事情很简单,但大家总是莫名其妙地被彼此感动。”

我问他:“你这么小,怎么就来这里当志愿者了呢?父母不担心吗?”

他听后,头一低,淡然笑道:“我其实是离家出走的。”他告诉我,他是一名高中生,但是对学习没有兴趣,爱好是摄影,沉迷于各种各样的摄影器材和取景构图,学习成绩非常差。父母对他的“不务正业”极为不满,经常指责他。就在两个月前,他最心爱的老相机被愤怒的父亲摔碎了。他一气之下,离家出走,和一群网上认识的志愿者来到这里。他说,实在不知道该拿什么去反抗父亲对他梦想的“压迫”,倒是如今,在为藏羚羊开路的过程中找到了深深的使命感。

听完他的故事,我们合影留念。第二天,公路通了,我们离开保护站,驱车前往那曲。

他把我们送上公路,然后亲切地和我拥抱、道别。在车上,我一直想,这个孩子应该回家,家长应该接纳、认可并鼓励他。我隐隐觉得,只有这样,他才能最终快乐地走向梦想。

半个月后,我们从那曲回格尔木,又途经那个保护站。车还没有到达保护站的小木屋,就远远看到路边有个人在挥手。不是别人,正是思贤。

思贤看上去有些伤感,眼睛像是哭过一样,有些红肿。他要我们带他回格尔木。我问他发生了什么事,他告诉我们,3天前,他们在路上为藏羚羊开路时,有一个鲁莽的司机为了赶路,居然不顾他们的阻拦,闯关而过,直接撞飞了一只小羊羔,庞大的藏羚羊群也被惊得四散而逃。他们悲愤不已,把可怜的羊羔安葬在坟墓里,然而整整一个下午,一只母羊在公路旁徘徊哀号。他们知道,那是羊羔的母亲,她在呼唤自己的孩子。大家含泪把羊羔挖出来,放在母羊面前。母羊低垂着头颅,用鼻尖拱着小羊羔已经冰冷僵硬的身体,那悲伤的神情让在场所有人都流下了眼泪。

思贤眼中再次泛起泪光,我试图驱散悲伤的气氛,搂着他的肩膀问:“你接下来准备去哪里?”

思贤忽然泪如泉涌,握住我的手,哽咽道:“大哥,我要回家!我妈妈一定找我找疯了!”

一把抱住他,我的眼泪也涌了出来。这个迷失在世界边缘的少年,在见证了藏羚羊的哀伤后,深深地明白了爱的真谛,终于在美丽的可可西里回头了。

生气的时候我们像什么

生气的时候,我们是什么样的?你想过这个问题吗?拿出镜子,看一看,就知道了。生气的时候,没有可爱、快乐、祥和,有的只是一张紧绷、变形、看起来令人憎恶的脸。你可以观察观察那些正在生气的人,当看见他全身紧绷时,你会开始害怕,因为他内心的炸弹好像随时都会被引爆似的。所以,在生气的时候,自己照照镜子,这会给你很大的帮助,它将成为敲醒你的正念之钟。

就算是不生气的时候,也可以常常照镜子,镜子会告诉你,你在什么时候是最好看的,还用问吗?一个人最好看的时候,当然是这个人微笑的时候!只有那些心里没有负担的人,才能露出平和的微笑,生气的人心里非常沉重,如果他们能够通过照镜子,把内心的重负释放掉,那他们的面部表情就会发生变化,他们会看到,镜子中的自己变得明亮起来了,脸上的肌肉也放松了。

照镜子固然是个好办法,不过,人们仍然需要更深入的思考,如何才能转化自己的愤怒。大多数情况下,愤怒的爆发是突然的,这就更加考验人。人们应该完全沉入自己的内心,根据自己的情况加以分析,立刻压制愤怒并不容易。

可以打个比喻,煮饭的时候,如果你把生米放进锅里,加上水,打开火,并把火调到最大,在几分钟之内,你是无论如何也没法把米煮熟的。足够的时间是把米煮熟的一个必要条件,转化愤怒也一样,在瞬间内完成愤怒的转化几乎是不可能的,你要给自己一定的时间,仔细去分析它的起因、成分,找到转化的突破口,才有可能完成转化。

有许多人坐在一间屋子里,谈论某人的品行,里面有一个人说道:”这个人别的都好,只有两件事不好:第一是他常常动火发怒,第二是他做起事来很鲁莽。”不料所说的这个人刚从门外经过,这些话被他听到了,立刻怒气冲冲,走进屋内,用手打谈论他的人,并说:”我在什么时候曾经动火发怒,什么时候曾经做事鲁莽?”当时许多人都对他说道:”您现在的举动,不是足以证明你的恼怒和鲁莽了吗?”

正因为如此,我们才会强调,当你愤怒时,你一定要回到自己的内心。寻找愤怒中的负面因素,在一个相对缓和的氛围内,慢慢化解愤怒的能量。愤怒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,你不去转化自己的愤怒。人们甚至可以用一种友好的态度走近自己的愤怒,当你不再惧怕它时,你才会深入地了解它,并控制它。

这样一步步地转化愤怒,看似教条而繁琐,但实际上,我们把这整个过程变成了慢镜头,也就是说,一旦你养成了这种转化的习惯,你就不会感觉这个过程是教条和繁琐的,而会觉得这个过程很自然。”转化愤怒”可以成为一个人的习惯,不管会花费多长的时间,这个习惯都值得培养,因为它非常有用。

当一个人拥有了转化愤怒的习惯时,他的生活会发生很大的变化。他会发现,自己的痛苦正随着愤怒的消散而减少,痛苦减少了,快乐自然也就增加了,这就是我们想要的改变。

亲近泥土的幸福

朋友在乡下有块地,确切地说,是他大哥的地,因为他大哥前几年举家赴南方打工,地没人种了,他觉得荒废了可惜,于是就揽过来自己种了。近来,每逢周末,他都会驱车赶回乡下,忙地里的农活。因为惊蛰过后,田地需要翻耕。我没事时,也跟着他去,呼吸一下乡野的新鲜空气,与自然来个亲密接触。

他的地,在一个水库边上。而这个水库,也是他哥承包的。库边还有片树林。树林边上,是间小瓦屋,前些年,他哥曾在这里住过,在水库里养鱼,在库边地里种些瓜菜。有房子、有田地、有水、有树,这就是一个小小的庄园。我颇为羡慕地对朋友说,你了不得了啊,成了庄园主。他听了直乐。

耕地是个体力活。他雇来了村里的手扶拖拉机,突突突耕了一上午。有些边角是耕不到的,需要用头刨。我和朋友脱掉外套,一人一把头,甩开膀子,一点一点地刨。虽然累,出了汗,但心里是舒畅的。

春风是个调皮的孩子,抚弄着我们的脸颊,痒痒的。天上飞着的,不知是什么鸟,免费为我们演唱,歌声婉转悠扬。树林里的喜鹊们,不时从我们身边飞过,有时落在离我们仅几尺之遥的地方,好奇地看我们干活。

新翻过的土,有着淡淡的土香。我贪婪地嗅着。干脆脱掉鞋子,站在松软的泥土上,用脚亲吻大地。在城市里住久了,是应该接地气的。将所有的边角都刨完后,我和朋友累得一屁股坐在地上,呼呼喘粗气,累,并快乐着。

干完了活,该到玩的时候了。我在水库边的大青石上坐下,拿出钓鱼竿开始钓鱼。库里的鱼是小野鱼,大都在手掌般大小,但味道纯美。钓上来的鱼,朋友拾掇干净后,装上些葱、姜丝等调料,放在小酒精锅里,慢慢地炖。不一会儿,就香气四溢了。

美美地吃完这顿野餐,打着饱嗝,朋友心满意得地指点着脚下的土地,盘算着该种些什么,这里种花生,那里种红薯,那边种些蔬菜。我们这样谈论着,仿佛这片土地已经绿意盈盈,快要收获了。

种下希望的种子,然后等候快乐的收获,这是种地的幸福。这种地的过程,也是与自然亲密接触的过程。忘了是谁说的了:现代人的幸福指数,要看他与家人在一起的时间,要看他与自然接触的时间。

海子说:“从明天起,做一个幸福的人,喂马,劈柴,周游世界;从明天起,关心粮食和蔬菜,我有一所房子,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。”

也许我们还不能周游世界,也许我们还没有房子能面朝大海,但我们可以亲近泥土,关心粮食和蔬菜,一样能做个幸福的人。

去爱一个能够给你带来正能量的人

该爱一个什么样的人?在很遥远的某一天,当我的孩子仰头向我提出这个问题,我会微笑地回答他/她:去爱一个能够给你正面能量的人。

每个人的生活都一样,在细看是碎片,远看是长河的时间中,间接地寻找着幸福,直接地寻找着能够让自己幸福的一切事物:物质、荣誉、成就、爱情、青春、阳光或者回忆。

既然你想幸福,就去找一个能够让你感到幸福的人吧。

不要找一个没有激情、没有好奇心的人过日子,他们只会和你窝在家里唉声叹气抱怨生活真没劲,只会打开电视,翻来覆去地调转频道,好像除了看电视再也想不出其它的娱乐项目。人生就是在没完没了的工作和一样没完没了的电视节目中度过的。

拥有正能量的人,对很多事情充满好奇,无论遇到什么样的新鲜事物都想尝试一下,会带你去尝试一家新的餐厅,带你去看一场口碑不错的电影,带你去体验新推出的娱乐节目,带你去下一个陌生的城市旅行。你会发现世界很大,值得用罄一生去不断尝试。

不要找一个没有安全感的人过日子,他们一直在排查可能的不幸和焦虑未来的灾难。他们一直在想该怎么办,一直担心祸事即将降临。他们命名自己为救火队员,每天扑向那些或有或无、或虚或实的灾情,不停算计、紧张和忧愁。

拥有正能量的人,会对生活乐观对自己信任。他们知道生活本来就悲喜交加,所以已经学会坦然面对。当快乐来临时,会尽情享受,当烦扰来袭时,就理性解决。他们相信人定胜天,确实无法获胜时,就坦然接受。他们能够正确认识自己,有自知之明,不会自我贬损也不会自我膨胀,他们在该独立的时候独立,该求助的时候求助。乐观和自信后面,深藏着对人生的豁达与包容。

不要找一个无知的人过日子,他们没有树立起完整的人生观,或者对事情价值的判断缺乏基准线。他们常会做出匪夷所思的决定,不能独立思考或者过于固执己见。他们优柔寡断或专横无礼,他们扭捏作态或者刻板无情。不是因为别的,正是因为无知。

拥有正能量的人,拥有智慧,他们分得清世界的黑白曲直,不会在人生的道路上跑偏也不会随波逐流。他们不会扭曲事物的本质,不会夸大事情的不利面。他们知道世界运作的原理,明白人人都有阴晴阳缺。他们在你需要时给你最中肯的建议,有原则却又求新求变,有主见却又听得进劝。

不要找一个容易放弃的人过日子。他们得过且过永久性地安于现状。他们没有信仰,也没有梦想。他们遇到挫折的第一反应和最终反应都是逃避,为了抵挡失败或者因为怕麻烦,他们可以放弃一整个世界。
拥有正能量的人,坚定自己的信念,拥有人生的目标,知道自己的所需并为之不断努力。他们欢迎变化也制造进步。当困难来临,他们不嫌麻烦或贪图安逸,他们知道山丘后面会有道更美丽的风景。

是的,去爱一个拥有正能量的人吧。他们会让你觉得人生有意思,会让你觉得世界色彩斑斓。他们会给你惊喜,同时也会带给你感悟。他们让你把路走直,戒断所有扭曲的价值观。

如果你本身就不是一个拥有足够正能量的人,那么就请你一定要爱一个拥有正能量的人。在这道数学题里,负负并不能得正,另一个同样具有负面能量的人会把你的人生拖垮,不同空间的畸形与病态会让你过得一团糟。让这样具有正能量的人导正你的灵魂和行为,潜移默化中,你会变得更加开朗和幸福。这一定,比任何财富更能长久的滋养你的心灵。

静默是一种深刻的语言

静默常常引起人的宗教之思、“出世”之思,这是无足奇怪的,因为人们的世俗生活是如此喧嚣,属于他们的静默时刻是如此短暂,所以当静默来临,当然渴望超脱,渴望“出世”。

但这并不是说,静默之中缺少“入世”的情怀,相反,有的时候,静默就是深深的牵挂。我这里想谈的是中国式的父子关系。多年前听日本民歌《北国之春》,其中唱道:“家兄酷似老父亲,一对沉默寡言人;可曾闲来愁沽酒,偶尔相对饮几盅?”听得我肝颤——绝大多数中国农村的父子关系不就是这个样子吗?

我进城二十多年了,性格比以前开朗了许多,可是每次回到农村老家,与父亲相对而坐,还是找不到什么话题。

“工作忙吗?”

“还行。”

“最近出差没?”

“没有。”或者,“去了趟广州,呆了四五天。”

然后就是长久的沉默。我特别想告诉父亲北京的交通有多拥堵,那里的空气有多糟,我有多么想家;特别想告诉他我出差时看到了哪些美景,遇到了哪些怪事,可是见到父亲黑瘦的面孔,便把这些话又咽了回去。我觉得这些生活离他太遥远,告诉他,反而会打破他内心的平衡。

父亲的脸色确乎又黑了不少,听姐说,因为我和弟弟不在身边,父亲百无聊赖,便和二三老友约着天天去河边钓鱼。父亲患过动脉血栓,久坐钓鱼显然是不利于健康的,但我无法阻止他,因为我知道父亲钓的不是鱼,是寂寞。我特别想说:“您搬到城里去住几天吧?”可是怎么也说不出口,因为此前已向他发出过N次邀请,都被他以各种各样的借口拒绝了,所以日子久了,也就懒得张嘴。

及至女儿长大了,回到老家,父亲脸上绽放出从未有过的笑容,领着他的宝贝孙女在村里四处转悠,一会儿给她买一瓶饮料,一会儿给她买几块糖,我们父子俩彼此都松了一口气——终于可以不必相对无言了。

其实,父亲有很多话想对我说。

有一次出差,我顺路回家小住数日。我睡在伯伯的炕上——伯伯因为身体残疾独身一辈子,按政策他可以搬到镇里的敬老院去住,享受吃“五保”,但父亲担心那种生活太孤单,一直拒绝伯伯离家独住,就这样,伯伯一直和我们一家人和谐地生活在一起——这种情况在我们村乃至周围绝无仅有,更多的家庭是兄弟分家,各过各的日子,还有的家庭因为土地、房屋、财产之争,闹得兄弟反目,形同陌路。因为从小我就和伯伯在一盘炕上睡,所以我和伯伯的交流远比和父亲的交流来得多,来得自然。这天晚上,伯伯和我聊了很多,从村里张三的病说到李家的黄牛,伯伯恨不得把半年来村里的大事小情都跟我絮叨一遍。

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,父亲说,你们俩昨晚可真能聊,我两点起夜的时候听见你们还在说话呢。

听得出,父亲有一点嫉妒的意思。

在家呆的最后一个晚上,吃完饭,父亲就出去串门了,而我因为连日劳顿,睡得比较早。父亲回家时,我已进入梦乡了。后来听伯伯说,那天晚上,父亲回来想和我说说话,推门进了我们屋,发现我已经睡熟了,就没让伯伯开灯,他独自坐在我身旁,静静地看了我很久。伯伯说,你爸的目光在你的脸上停了很久,他担心你平常用脑太多,营养跟不上;更担心你一人在外,受了委屈无处诉。

听了伯伯的转述,我泪流满面。

我知道,中国绝大多数父亲的爱都是如此深沉、压抑甚至扭曲的。每每看西方电影,见人家父子之间直接说“爸爸,我爱你”“孩子,我也爱你”,总让我羡慕不已;见人家的孩子可以不叫爸爸而以“查理”或“约翰”相称,也让我对他们的平等关系敬重三分。

可是,我和父亲之间的爱是静默的,它深深埋在我们彼此的心中。随着年龄的增加,我越来越觉得有一些爱是需要及时表达的,虽然我说不出“爸爸,我爱你”,但我要让父亲知道,我渴望与他沟通,我愿意与他沟通,我们可以是无话不谈的哥们,可以是平等交流的父子。

父亲啊,虽然我们一年只见两三面,虽然我们的电话沟通一周只有一次,但我对您的牵挂与日俱增,如今已经变成一本沉甸甸的账簿,压得我喘不过气,您感受到了吗?

静默是一种深刻的语言,没错;但我想告诉更多的朋友:要让爱不只在静默中流淌。

什么都快乐

清晨起床,喝冷茶一杯,慢打太极拳数分钟,打到一半,忘记如何续下去,从头再打,依然打不下去,干脆停止,深呼吸数十下,然后对自己说:“打好了!”再喝茶一杯,晨课结束,不亦乐乎!

静室写毛笔字,磨墨太专心,墨成一缸,而字未写一个,已腰酸背痛。凝视字帖十分钟,对自己说:“已经写过了!”绕室散步数圈,擦笔收纸,不亦乐乎!

枯坐会议室中,满堂学者高人,神情俨然。偷看手表指针几乎凝固不动,耳旁演讲欲听无心,度日如年。突见案上会议程式数张,悄悄移来折纸船。船好,轻放桌上推来推去玩耍,再看腕表,分针又移两格。不亦乐乎!

山居数日,不读报,不听收音机,不拆信,不收信,下山一看,世界没有什么变化,依然如我,不亦乐乎!

数日前与朋友约定会面,数日后完全忘却,惊觉时日已过,急打电话道歉,发觉对方亦已忘怀,两不相欠,亦不再约,不亦乐乎!

雨夜开车,见公路上一男子淋雨狂奔,煞车请问路人:“上不上来,可以送你?”那人见状狂奔更急,如夜行遇鬼。车远再回头,雨地里那人依旧神情惶然,见车停,那人步子又停并做戒备状,不亦乐乎!

四日不见父母手足,回家小聚,时光飞逝,再上山来,惊见孤灯独对,一室寂然,山风摇窗,野狗哭夜,而又不肯再下山去,不亦乐乎!

逛街一整日,购衣不到半件,空手而回,回家看见旧衣,倍觉件件得来不易,而小偷竟连一件也未偷去,心中欢喜,不亦乐乎!

夜深人静叩窗声不停,初醒以为灵魂来访,再醒确定是不识灵魂,心中惶然,起床轻轻呼唤,说:“别来了!不认得你。”窗上立即寂然,蒙头再睡,醒来阳光普照,不亦乐乎!

匆忙出门,用力绑鞋带,鞋带断了,丢在墙角。回家来,发觉鞋带可以系辫子,于是再将另一只拉断,得新头绳一副,不亦乐乎!

厌友打电话来,喋喋不休,突闻一声钤响,知道此友居然打公用电话,断话之前,对方急说:“我再打来,你接!”电话断,赶紧将话筒搁在桌上,离开很久,不再理会。二十分钟后,放回电话,凝视数秒,厌友已走,不再打来,不亦乐乎!

上课两小时,学生不提问题,一请二请三请,满室肃然。偷看腕表,只一分钟便将下课,于是笑对学生说:“在大学里,学生对于枯燥的课,常常会逃。现在反过来了,教师对于不发问的学生,也想逃逃课,理在老师逃了,“再见!”收拾书籍,大步迈出教室,正好下课铃响,不亦乐乎!

黄昏散步山区,见老式红砖房一幢孤立林间,再闻摩托车声自背后羊肠小径而来。主人下车,见陌生人凝视炊烟,不知如何以对,便说“来呷蓬!”客笑摇头,主人再说:“免客气,来坐,来呷蓬!”陌生客居然一点头,说:“好,麻烦你!

“举步做入室状。主人大惊,客始微笑而去,不亦乐乎!

每日借邻居白狗一同散步,散完将狗送回,不必喂食,不亦乐乎!

交稿死期已过,深夜犹看《红楼梦》。想到“今日事今日毕”格言,看看案头闹钟已指清晨三时半,发觉原来今日刚刚开始,交稿事来日方长,心头舒坦,不亦乐乎!

晨起闻钟声,见校方同学行色匆匆赶赴教室,惊觉自己已不再是学生,安然浇花弄草梳头打扫,不亦乐乎!

每周山居日子断食数日,神智清明。下山回家母亲看不出来,不亦乐乎!

求婚者越洋电话深夜打到父母家,恰好接听,答以:“谢谢,不,不能嫁,不要等!”挂完电话蒙头再睡,电话又来,又答、答完心中快乐,静等第三回,再答。又等数小时,而电话不再来,不亦乐乎!

有录音带而无录音机,静观音带小匣子,音乐由脑中自然流出来,不必机器,不亦乐乎!

回家翻储藏室,见童年时玻璃动物玩具满满一群安然无恙,省视自己已过中年,而手脚俱全,不亦乐乎!

归国定居,得宿舍一间,不置冰箱,不备电视,不装音响,不申请电话。早晨起床,打开水龙头,发觉清水涌流,深夜回室,又见灯火满室,欣喜感激,但觉富甲天下,日日如此,不亦乐乎!

 

仿佛大海喜爱日出

我爱你,
仿佛大海喜爱日出,
像朦胧而闪光的寒水爱水仙的抚慰。
我爱你,
有如星星爱金色的月亮,
如诗人爱幻想所开出的诗的花蕊。
我爱你,
恰似飞蛾酷爱火焰,
因为想得我难熬,
爱得我太疲惫。
我在用全部意志和根根心弦爱你,
我爱你,
像芦苇爱喧响的风的劲吹。
胜过爱太阳、幸福、生命和春天呵,
我爱你,
就像人们爱那玄妙的梦寐。